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
首页  论坛介绍  论坛动态  媒体报道  精彩言论  嘉宾风采  论坛图片
文化调查  论坛视频  志愿者专栏  听众感言  电子杂志  合作伙伴   最新论坛预告 我的论坛我做主 论坛版
唐人街 莫言 广州亚运 陈维亚 西游记 养生 最新视频 听众意见反馈
论坛首页 > 精彩言论 > 胡同里的晚清民国史
 
胡同里的晚清民国史
www.lndjt.com 2014-4-14 来源:岭南文博院 浏览:1850
我要评论  [字体: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本期论坛其他精彩内容点击进入>>
    说认识皇族的缘起,我是没有一点皇族的血统,但是有幸接触了这么多的人。应该说采访的范围之广,我自己现在想起来,不要说找那些人采访了,就是告诉你地址,你去重新见他一面也是很不容易的。你看北到长春,南到广东,咱们的广东植物园,原来跟溥仪在一起,植物园干过的一些同事,当时我采访。那时候还很年轻小孩;东到蓬莱,远到英国,那个时候在英国的一个小城市格拉斯哥那边。这样我想费了那么大劲,什么意思?八个字,我主张写书存史求真,追求历史的细节。小说说实在的也不好写,因为老北京人老有一句话,跟瞎编一样,小说就是编的,它为什么说是瞎编呢?那就是说,他写的不符合基本的逻辑和基本的事实,情节可以虚构的。所以小说应该说是一种艺术上的真实,传记追求的是历史的真实。我的主张寻独家史料和珍惜档案、珍罕档案,求历史真相。
    说道认识皇族缘起,应该是从我的居住地说起。我的出生地是在北京的东四牌楼,东四牌楼这个地太神了,当时没有觉得。现在回想起来那真的是不得了,为什么呢?因为从东四一条数起,一直到十二条,每一个胡同都应该说都是有王爷的后人,康雍乾的后人。我去油盐店打醋打酱油,随便碰上一个人,你打听身世,指不定是康雍乾的哪一位的后人。所以那一条街上,现在回忆起来很可能就是现在所谓的那种王府之外“二奶街”。因为发现了大量的贵重的棺材,金丝楠的,这金丝楠只有皇家才有,所以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外室就在这些胡同。原来一条是福王府,就是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对面那个,那是非常重要的。福亲王府,这王爷特神,跟溥仪是一个辈的,就不讲他的名字了,可以查到。这个就等于说他的故事了,最后末代的福亲王府赶上了“庚子事变”,庚子事变,他刚一开始看着慈禧的眼色,支持“义和团”,支持义和团进来以后,那么多乱民全进来了,没饭吃,吃面条,吃面条的那个酱都没有了。所以,实际在现代看这个福亲王是段子大王。围攻东交民巷的时候,他发一段文,大伙一传,就传遍了,说“吃面不搁酱,炮打交民巷”;下午又来了,义和团又围西四库(谐音),说“吃面不搁醋,炮打西什库”,他这个段子就成了指挥义和团及乱民的一个信号,这是福亲王府一条。斜对面就是现在说的瘦柳胡同,里面敦亲王府,段祺瑞执政府,老段府,这都是,像这个应该说就是留下来了这些晚清的遗迹。
    二条里就是蒙古王爷府,就是现在咱们说的《红楼梦》的蒙古版本,就是二条里的车王府发现的。当然,如果逐一讲那要讲两天了。
    三条里,婉容的母亲,仲馨就在那里。隔一堵墙是著名的戏剧大家孟小冬,孟小冬跟皇后的母亲,这两个人是非常好的“闺蜜”,加双引号。我说怎么写?在润麒先生去世以后,我们火化他以后,我们一块吃饭,我就问这个问题,他们家老大叫当时已经70多岁了,说:“我母亲跟孟小冬的关系你就直接写同性恋”我说我这个不敢写,他说我是他儿子怕什么呢?我授权你写”。往往跟他们知心地接触,真诚地接触,可以得到真实的史料。
    五条,徐世昌民国大总统,一二八中就是他的王府花园。
    六条,崇礼故居。现在文物专家马未都住在那,就等于是跟我们是一条街隔两个胡同。
    八条,就是大伙知道溥仪住张园,他的儿子张挺就在八条。八条居委会那就神了,我在街面是东四牌楼42号,但是属于八条居委会。这一个居委会就有几个民国总统,比如说民国代总理朱启钤,曹锟总统。名人就很多,什么张学铭——张学良的弟弟,很多。再往这边就是叶圣陶,就是我同班同学的爷爷。这样的名人非常多。从八条一进口一看,老有一个穿灰布大褂的一个老太太呆立在她的门口,一早上我上学的时候,她吃完饭站着,一动不动地就看着众生相,吃完中午饭就接着站,她就看过来过往的人,眼珠都不动。这是谁?溥仪的婶子。在他们那个院,就是溥仪的师傅朱益藩,朱益藩的妻子是载润的女儿,像这样的人物,在我们的八条居委会抬眼就是。
    后来溥仪的妻子李淑贤又搬到了八条东口第三个高台阶北屋里,所以在我们那条街上,皇亲国舅是太多了。说到八条、九条,九条就是我们胡同里头了,就是我住的街口。里面一进口川岛芳子,一直到十二条是溥仪的师傅朱益藩的住宅,再往北就是晚清重臣荣禄的住宅。
    所以这一片街,按照《北青报》我写的一篇文章,《北青报》加了个题目说“几条长街短巷半部晚清民国史”。按说我接触的晚清人物,实际上第一个就正像我们看到的纪录片一样,我接触的是太监。当时我只有几岁,我问了我母亲,她说我只有4、5岁,说话也能说,但还不太明白,我都已经没记忆了。现在的平安大道当时是一条不宽的小马路。我妈妈说你去打酱油,就训练看着没有车的时候跑过去。每隔几天就打酱油打醋,就是训练小孩尽早地能懂点事。这个时候我非常奇怪,在这个油盐店,当时叫瑞兴城油盐店,门口有一溜的老头,这些老头不长胡子,长大了才知道了这是太监。所以我母亲说“你可别惹那些老公,那叫老公”。当时没有太监这个词,叫老公。所以现在我一说老公,我也挺纳闷这个语言变化之大,现在都把丈夫叫老公,所以我就不理解。但是真是,说你可别逗他们,这些太监可都不是善茬。据说我当时还穿着开裆裤,说你可不能让太监摸你,那些太监可坏了。但是小时候印象非常深的就是这些太监住在十一条里头的小庙里。我妈说“可不能进庙,那个太监吃小孩”。就是吓唬我,不让我跟太监过多接触。但是正是这个,我得到了第一个印象,我就打完醋以后,我妈说怎么老不回来,就在那边街口等着我说:“你又跟太监说什么呢?”我记得非常清楚,太监经常议论的就是慈禧、光绪,说光绪怎么恨老佛爷,他们不能叫她的名字,万岁爷怎么那么怂。经常讲这个故事,但是具体的故事很多已经忘了,但是这个印象非常深的留在我的脑海里。后来,看到了很多第一手的史料,包括老太监在回忆的时候,对这些加深了一些印象。而且,从老太监的嘴里得知了不少晚清的真正的光绪和慈禧关系的史料,应该说是第一手
[关闭窗口]
【声明】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所有,文字、图片、视频不得随意转载和加水印。如需转载请联系岭南大讲坛文化论坛 秘书处。
话题讨论
已有0条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共0页/第1页 
昵称: 先生 女士  联系方式:
评论内容: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国家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验证码:    最新论坛预告  
 
在线留言   听众报名
相关内容
热点图文
  • 第233场 《红楼梦》与中国饮食文化
  • 第232场 岭南文化精神的空间延续——走进岭南古村落
  • 第231场 当代国际文化格局与中国文化走向
听众热线:020-66315118 66315111  听众信箱:tz#lndjt.com(#替换@)
Copyright 2015 lnd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岭南文博研究院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481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