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
首页  论坛介绍  论坛动态  媒体报道  精彩言论  嘉宾风采  论坛图片
文化调查  论坛视频  志愿者专栏  听众感言  电子杂志  合作伙伴   最新论坛预告 我的论坛我做主 论坛版
唐人街 莫言 广州亚运 陈维亚 西游记 养生 最新视频 听众意见反馈
论坛首页 > 精彩言论 > 21世纪初中国人文思潮及新价值观(2)
 
21世纪初中国人文思潮及新价值观(2)
www.lndjt.com 2012-9-16 来源:岭南文博院 浏览:6048
我要评论  [字体: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本期论坛其他精彩内容点击进入>>
 (互动环节)
   
    陈实:非常感谢蒋教授给我们讲了精彩的一课,他整个的演讲,他这个脉络是顺着中国的问题与现象的脉络,提出了中国从正反两个角度,结合我们的现实,结合我们的时代来提出了七种思潮。以及每一个思潮后面所体现的,所潜在的价值观。
    刚才我说了蒋教授也有自己的文化理解,就是最后这个。所以,我觉得这堂课讲得有归纳,有总结,有未来的一种设计。所以,我觉得这一课比较深刻。非常感谢,现在我们按照论坛的惯例,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向蒋教授提出来,在这里共同讨论。
   
    提问1:蒋教授您好,我想问一个问题,您刚才到了最后归结的时候,所谓的统一的思想价值观,那您觉得目前我们这个时代有没有必要滋生出一个统一的理念,或者是价值观。因为文化最繁荣的时候是春秋战国的时候,没有统一的思想。
   
    蒋述卓:我理解你的意思,这么说,因为作为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的民主,如果说没有一个比较统一的文化价值观,或者说我为什么提倡儒家文化的价值观去作为支撑的话,我觉得这个思想是没有一种凝聚力,没有一种统一的东西是很难的。尤其是这么大一个国家在迈向现代化的过程当中,如果价值观太分散,每个人做,有可能形成一盘散沙。别看美国,美国提出的价值观看起来是多样,但实际上美国的主流价值观和大众文化价值观是合一的。他的好莱坞文化不仅仅是老百姓喜欢,他在上层估计对这个问题也是持肯定态度的,但是他的好莱坞文化绝对跟他的核心文化价值观,跟他的主流价值观是统一的。比如说他鼓吹英雄,鼓吹爱国主义,在好莱坞的片子里,那绝对是对于国家利益是至上的。你看美国很多影片,这个思想上没有消减掉主流的价值观,主流价值观和大众价值观是相互统一的。
    我们现在是什么问题呢,我觉得我们国家没有解决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提倡的主流价值观和大众价值观之间有差距,甚至有裂缝。我们现在很多大众对于主流价值观所提倡的东西老不不买帐,老觉得他提倡的东西我记不住,包括八荣八耻我记不住,还不如仁义礼智信五个字我就记住了。所以,这个问题,主流价值观和大众价值观有差别。所以这样的话,主流价值观就会出现偏差,而大众文化价值观就可能会出现偏离,包括一些亚文化价值观就可能会出现,包括一些娱乐节目,为什么就出现一些价值观的偏离,就这个问题。所以,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解决这中间的裂缝,这是我作为一个文化学者感觉到忧虑的。
    所以,我现在在做一个题目,就是研究流行文艺与主流价值观的关系,我们的流行歌曲,我们的微电影,我们其他的网络文学,它实际上跟主流价值观是一种互动现象,有时候流行歌曲提倡的东西可能跟主流价值观是有差距。但是有时候流行歌曲可能唱出来是一种新的价值观,它又为主流价值观提供了新鲜的因素。所以,你不得不重视。所以,你必须重视我们这种大众文化价值观给主流价值观提供的新的因素。
    比如说崔健摇滚《一无所有》,开始的时候认为摇滚不好,包括美国在摇滚起来的时候,是青年人起来的摇滚,代表了青年的心声。美国也很紧张,认为这是共产党搞的鬼,他们是忽视我们青年年代,所以才有摇滚出现,他们和我们的思维似乎一模一样。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邓丽君的歌声以前是消化斗志的,邓丽君的歌也有好的,这里面就不同了。
    从崔健的《一无所有》所唱的歌曲,表现了青年人勇往直前,不管我有没有钱,一无所有,但是我的爱情你就跟我走,这就跟我走,表示了一种勇往直前的不断探索。还有一首流行歌曲叫做《潇洒走一回》,不管怎样大家还会潇洒走一回。实际上在目标没有确定之前,我在人生来到世上,我必须潇洒走一回,这对青年是一种鼓励。这是一个青年一种新的积极因素的价值观。
     再到凤凰传奇现在唱的《自由飞翔》,那跟《一无所有》是一个跨度。《自由飞翔》是青年人到这个时候,我的心灵能够自由飞翔,表明我们现代社会的宽容度,但是也同时表明了我们现代青年们的自由发展。我觉得从崔健的《一无所有》到现在的《自由飞翔》,表明了价值观之间的发展,有了维新的价值观提供的新的因素。这是我们要去分析的,但是我们在很多程度上,由于我们没有去分析,在很大程度上我们认为它跟主流价值观之间似乎是有偏差的。
     包括很多电影出来以后,你看《失恋三十三天》,跟过去的价值观完全不一样,这是80年代、90年代的青年人才具备的。过去一旦恋爱不成功就要死要活,有些人跳楼自杀,但是《失恋三十三天》这个人就走出来了,青年人就很喜欢这个电影。为什么?因为这就是青年人的价值观。哪怕是两个人闹得要死要活,最后分手,分手还是朋友,流行歌曲还这么唱。没有说分手了就拿刀把你砍了,这就是价值观所产生出来的新的变化,这跟过去不太一样,从这个角度表明了社会的进步。
    所以,我就觉得我们现在还要考虑,无论哪一个国家,对于文化,都是要求价值观有核心的,而且要求是相对统一的。不可能完全个体化,包括法国。法国历来认为法国的文化在欧洲是最优秀的文化,包括法国的语言是最优秀的文化。所以,在电影诞生100周年的时候,他们竟然在广场上横烧美国的好莱坞影片,抵制美国的好莱坞影片对于法国文化的轻视和侵略。他们对他们的文化是绝对值统一的价值观。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认为还是需要。
      但是像印度这样的地方,各种宗教,各种宗教到处都有,他可能价值观确实有点多元存在,那是多民族国家,多宗教国家,确实有这样的方面。但是我觉得我们提倡有这样一个统一的思想,或者统一的价值追求,价值趋向,是有必要的。但是并不排除我们每个人只能有这个东西,没有边缘的东西,没有个人的东西。实际上个人的东西,个体的东西,统一在一个集体的东西里,它照样能够得到发展。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认为尤其在我们当今社会,至少20、30年,我们更需要。因为现在我们要迈过中等收入陷井,我们还要进行伟大民族复兴,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价值观,我觉得很难。但是我们要回到哪,就是说,我们的价值观究竟建立在什么基础上。
      所以,我就提出要以儒家文化为基础和主体内容。否则我们搞了半天以后不知道在哪里,哪个为主体,一讲这个东西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实现,这就有点危险,就是这样的道理,是这样的思想。
   
      陈实:非常同意蒋教授的讲法,我做一点小小的补充。我觉得就价值观这个东西来讲,每个人都有价值观,我们在座的每个人都有价值观,每个民族有每个民族的价值观,每一个学说都有每个学说的价值观。现在的问题是缺少一个公共的价值观,我们讲缺少一个公共的,你用统一也好,用公共也好,用什么也好,我们实际上是缺少这样的东西。你只有生产这样的东西,我们才能够真正的成为一个大国。因为这个东西是从你的思想,从你的价值,你才能够产生重要的影响,我们需要找的就是这个。为什么我们现在我们强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来提这个东西的。
     所以,我刚刚非常同意蒋教授的观点,就我们中国而言,我们有道家、儒家、法家、医家、兵家,但是大家注意到了吗,其实我们中国的各个家之间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就是“依”字。道家叫做修身养性,叫做守忠报依。儒家叫做存心尽兴,叫做执忠贯依。佛家叫做名心尽兴,万法归依。医家叫做虚心定性,道元守依。都有一个依。所以,在这个里面,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在里面。所以,我非常支持刚才蒋教授关于价值观为什么要统一的解释。
   
    提问2:蒋教授您好,我想问问,因为我们社会上很多不同的文学,包括您刚才讲的网络文学,很多的文学,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思潮,包括穿越,你觉得它有没有体现一种社会的思潮在里面?或者是文学表现的是一种什么思潮?
   
      蒋述卓:其实表现是有社会思潮的,包括穿越、悬疑,为什么年轻人用网络文学这样表达,它不仅仅是一种表达的方式,不仅仅是一种表达的形式。实际上青年人在这个过程中,他面对社会有很多自己的考虑,他无法把自己的理想寄托在现实社会当中。所以,通过穿越来实现它,包括《步步惊心》,《步步惊心》是网络小说,都是通过穿越来做的。但是最后他真正要实现的,他在这里面寄托了人物的理想,也并不是说他没有体现这种思潮,它有的,他体现了他的价值观。
     所以,悬疑也是如此,它也有它的追求。包括漫画,你看很多动漫,很多动漫里,绝对要有它的价值观。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这些网络文学,穿越小说,也有它一定的价值观,但是要看他对于理想人物的寄托。包括原来为什么大家喜欢看金庸的小说,就是因为金庸小说太需要人物,给了很多的寄托。我们反过来说,专家看,有一个人写了一篇文章,为什么英雄人物老出现在美国,美国有那么多的英雄人物,超人、蝙蝠侠、蜘蛛侠,我们中国出现了很多烈士,出现了很多偶像,但是最后都没有成为英雄,结果搞了个杜甫,让杜甫穿着蝙蝠侠的衣服。这是90后的现象,没有搞雷锋,因为他觉得雷锋不好恶搞,杜甫还可以恶搞一下,还有一个底线。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们的英雄人物有时候太高大了,高大得让人不可接近。现在好点了,现在有点变了,但不完全接近。
     但是美国就出现了蝙蝠侠这样的,蜘蛛侠这样的,扬善惩恶,表达一个最基本的东西。但是人类社会要不要有英雄,要。我们需要孙悟空,但是孙悟空也没法改造成为英雄人物。为什么呢?孙悟空最后变成了一个神,最后还是封神了。他只不过是降妖降怪,但是最后还是听师傅的话,他没法成为英雄。倒是美国人给我们创造了《功夫熊猫》,《功夫熊猫》有的人反对,我觉得是对的。熊猫是我们的国宝,根本没有什么生存力。但是美国人竟然通过动漫把熊猫塑造成为以中国文化的精髓来提炼它的武术,最后能够成为打败弱势力的英雄,这不是很好吗。
     我们现在对中国文化创造还没有那么多,比如说美国把我们的《花木兰》拿过去创造成了动漫,现在又在做《杨家将》,又把《杨家将》变成了动漫。我们现在看《杨家将》电视剧,大家好像看得很好,但是你们看《杨家将》里的穆桂英,我觉得写得太现代了,是《环珠格格》小燕子的进一步升级,我看了几集,我觉得这部电影可爱是可爱,但是好像不可亲。我们这种思想里,要不然就太过分,她难道真是这样吗。其实这就是对一个中国文化的准确把握问题,娱乐至死。所以,有时候确实是这样,我们有这么多的文化资源,我们怎么利用它,确实需要加大的。所以,青年人有青年人的文化价值观,我觉得在悬疑小说、穿越小说里也真的有所表现,这也是值得肯定的。
       所以,我就看了《失恋三十三天》,再看了日本的一个电影,叫做《电车男》,这个也是这样,通过网络来写的。我每个月至少要看三四部电影,包括微电影,我都会看,我会关注这些东西。包括流行歌曲,我会去卡拉OK唱。我会叫我小孩,我说你把你们所喜欢的年轻人的流行歌曲拷到我的MP3里,我来听,我听你们唱什么歌,我知道你们喜欢什么。我了解它的文化,我要知道它的歌词,它的歌词表达什么内容。有些歌词的主流价值观跟现在完全不一样。比如说《广岛之恋》,很多人在唱,唱来唱去唱得自己不好意思,有很多人觉得这个与传统观念太违背了,跟过去不一样。你要从一个角度来讲,不值得提倡。但是我们中国没有这样,当然,我们中国还允许这样的歌曲随便唱,无所谓。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它对现代价值观是有所削弱的。我们在这里要分清楚,我就觉得主流价值观、亚文化价值观,边缘文化价值观,最后怎么样跟公共文化价值观达到一种默契。
   
    陈实:今天蒋教授的演讲给我一个很大的感觉是,当一个现象出现的时候,我们对它要有一种新的解释和新的理解。比如说刚才这个丫头讲的穿越的问题,你刚才最主要的是从文化的角度来理解,你也可以从新的道德的角度来进行理解。你也可以从新的生活,新的技术的角度来理解。我就想起了穿越这一类的小说,我就想起了我们那时候的《凡尔纳》、《海底两万里》、《神秘岛》,现在都实现了。将来可能生活里可能就有这种穿越,科技达到这个角度的时候就可以穿越,从这个空间穿越到另外一个空间是有可能的,现在科学家也在研究这个东西,它只不过在文学上有了新的发现,有了新的反映。所以,任何这样的东西,我觉得在我们现在,如果说要建设我们的新文化一样,我们对我们所出现的现象,我们应该给他一种积极的,更新的理解,也许对我们的文化建设更有好处。
共3页 [1] 2 3
[关闭窗口]
【声明】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所有,文字、图片、视频不得随意转载和加水印。如需转载请联系岭南大讲坛文化论坛 秘书处。
话题讨论
已有0条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共0页/第1页 
昵称: 先生 女士  联系方式:
评论内容: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国家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验证码:    最新论坛预告  
 
在线留言   听众报名
相关内容
热点图文
  • 第233场 《红楼梦》与中国饮食文化
  • 第232场 岭南文化精神的空间延续——走进岭南古村落
  • 第231场 当代国际文化格局与中国文化走向
听众热线:020-66315118 66315111  听众信箱:tz#lndjt.com(#替换@)
Copyright 2015 lnd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岭南文博研究院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48158号